丹麥語翻譯〈續〉


〈變異重疊–以舞鶴的小說說話為例〉 ,本論文繼續研究變異超凡組詞當中的「比喻式」。
在台灣文學傍邊,具有這類說話上的「目生化」或「異化」現象,前有七等生與王文興,在六O年月都被歸類為「現代文學派」作家翻譯王文興《家變》因文字的異質化而引起注目,是「二十年來最使人觸目驚心的小說」 。依歐陽子的研究,王文興的文字句法有六大特徵,包孕不尋常的結尾助詞與感嘆虛字、文言單字混入白話句子、習用詞之顛倒、訴諸聽覺之字、主詞、動詞、與其他詞類之重覆泛起、重疊冗雜的句子 ;張系國認為王文興真實地體現了其故鄉的福州話 ;最近幾年來,黃錦樹認為,王文興利用的是「爛中文」 翻譯
本文採取索緒爾的說話學理論,研究變異超凡組詞傍邊的「比方式」,包羅「明喻式,A像B」、「暗喻式,A是B」、與「借喻式,B」,以逐字逐句閱讀詮釋,進行文天職析翻譯

關頭詞:變異、比方式、明喻、暗喻、索緒爾
與王文興一樣都被劉紹銘傳授認為是「離經叛道」的七等生,大量利用「異質素材」,「小兒麻痺的體裁」 ,使他成為台灣六、七O年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家。依廖淑芳的研究,七等生的體裁特點包孕反自然說話、反寫實傳統、長句、倒裝、省脫、模稜、奇特的情節、異質情勢的嵌入等,其怪異體裁具有消除浏覽的自動化效應、刷新印象、拗折節拍、顯示心理直覺等文學功能,令人思慮到真實與虛幻、文法與文學、傳統與新變、佈局安排與真實捕捉等各方面的駁雜關係 。筆者認為,七等生作品有強烈的畫面效果,有多是將小說畫面化,再以文字描述出來。
形構主義者視文學作品為「各種設計」的肆意聚合,這些「設計」包羅聲音、意象、節奏、句法、拍子、韻腳、敘述手法等、涵蓋所有形構上的文學身分,造成「異化」(estranging)或「目生化」(defamiliarizing)的結果。文學語言的特徵,和其他言說(discourse)情勢的區分,在於它以各類方式將平常說話「變形」。在文學設計的壓力下,平常語言遭到強化、濃縮、扭曲、縮短、延長、顛倒,說話「變得奇特」;由於這種異化,日常世界也頓時顯得目生。在例行的平常語言中,我們對真實的知覺和反應變得怠倦、緩慢,或如形構主義者所言,變成「自動化」(automatized)翻譯文學強迫我們對說話產生戲劇性的知覺,使習慣性的回響反映恢復生氣,也使客體變得更「了了可解」 翻譯
本論文拔取兩個世代(「現代文學派」世代與「現代文學派」後世代)六位作家解嚴前後的文本,進行說話學中的「比喻式」研究。這個打算來自於三個問題意識翻譯第一,這三位同被列為生疏化氣勢派頭的男作家,兩位屬於「現代文學派」作家王文興與七等生,一位是受「現代文學派」影響的男作家舞鶴,若是以索緒爾說話學理論來研究,其細部差別為何翻譯其次,在同屬於「現代文學派」作家傍邊,有目生化氣勢派頭男作家與無生疏化氣概女作家,其說話策略的差異為何。第三個問題意識是,同受「現代文學派」影響的戰後世代,有陌生化氣概與無目生化氣勢派頭的男女作家,其修辭策略的差異。
瑞士說話學家費爾迪南‧德‧索緒爾(Ferdinand de Saussure,1857-1913)在《通俗說話學教程》談到:

語言的聚合關係表明,某類詞語在組合上和表達上具有不異的功能,這類功能決意某類詞語在語言佈局中應當具有以下特徵:(一)位置的不亂性。即這類詞語在說話的線性序列上應當處在不異的固定位置上,具有位置的對等性,如果不是如許,就會産生「錯位」現象。(二)功能的特有性。即某類詞語在語法功能上具有區分於它類詞語的功能特徵,這種功能特徵決定了這類詞語的組合特點。

這六位作家分成兩組,分屬「現代文學派」世代與受「現代文學派」影響的後世代,四位男性,兩位女性。第一組是「現代文學派」世代,有變異性氣勢派頭的王文興(1939-)與七等生(1939-),對比組女作家同是「現代文學派」的女作家陳若曦(1938-);第二組是受「現代文學派」影響的作家,男作家是有變異性風格的舞鶴(1951-),以及不被列為變異性氣概的宋澤萊(1952-),女作家則以李昂(1952-)作為對照。

聚合關係是指話語中的各個詞,由於它們是毗鄰在一路的,彼此結成了以說話的線條特性為根本的關係,這些要素一個挨著一個排列在言語的鏈條上面,形成以長度為支柱的連系,由兩個或幾個接連單元組成,稱為聚合單元(或稱為句段)翻譯一個要素在句段中只是由於它跟前一個或後一個,或前後兩個要素相對立才獲得它的價值。聚合關係是在現場的(in praesentia),它以兩個或幾個在現實的系列中出現的要素為根本,組合關係卻把不在現場的(in absentia)要素聯合成潛在的記憶系列翻譯聚合關係的觀念不但適用於詞,也合用於詞的組合,適用於各式各樣的複雜單元(復合詞、派生詞、句子成分、全部句子)等。
這一段引文申明了兩個原則。其一,意指(signified)和意符(signifier)的聯係是任意的,或者也能夠說,我們所說的符號是指意指和意符箱連結所產生的整體,是以可以更簡單地說,語言符號是任意的。其二,意指的線條性特徵。意指屬聽覺性質,只在時候上開展,並且具有借助時間的特徵:(一)它表現一個長度(二)這長度只能在一個向度上測定,它是一條線。它與視覺的意指相反,視覺的意指可以在幾個向度上同時并發,聽覺的意指卻只有時候上的一條線,它的要素接踵出現,組成一個鏈條。天成翻譯公司們只要用文字把它們示意出來,用書寫符號的空間線條取代時候上的前後接踵,這個特徵就呈現了。
語言符號保持的不是事物和名稱,而是概念和音響形象。後者不是物質的聲音,而是這聲音的心理印跡,天成翻譯公司們的感覺給我們的聲音表象。‧‧‧說話符號是一種兩面的心理實體,用圖默示:「概念/音響形象」,這兩個要素是慎密相連而且彼此呼應。‧‧‧我們把概念和音響形象的連系叫做符號翻譯‧‧‧我們建議保留用符號這個詞默示整體,用所指(意符)和能指(意指)分別代替概念和音響形象翻譯
超凡組詞是指經由必然的組合方式,構成一種具有特殊意義的詞語,這類詞語異乎尋常,是字典、辭典裡沒有的,也並非約定俗成的詞語,這是說話應用中的一種變異性。筆者曾發表過關於〈變異超常組詞–連動式〉 與
1、媒介


「變異」(variation)是社會說話學的一個術語。社會語言學研究說話與社會的共變,其中最主要的內容就是說話的變異問題。變異性語言的使用最少有三種功能:其一,在常用的詞匯中見出轉變的用法,可使說話顯得堂皇斑斓翻譯其二,經過非凡的變異,可使每一個修辭格自成一類,使講法更生動,更高尚翻譯其三,變異性不一定就是不合語法或違反任何法則翻譯它可以在語法答應的可能範圍內,比正常說話的使用更進一步。

在九O年代復出文壇的舞鶴,小說語言是其美學中不成朋分的一部份,有著與兩位現代文學派作家類似的「陌生化」氣概,其離經叛道與背離傳統,有勝於兩位先輩作家,文學界見解紛歧,黃錦樹稱之為「搖頭丸」體裁 ;李奭學認為《餘生》的體裁是「腦性麻痺」 ;可是,筆者以其「嘗試期」作品、第二本小說集《詩小說》 稱其語言為「詩小說」 。這是一種「帶有詩的質地與形式」的小說體裁,文字密度大、負載編碼信息容量高,象徵意義廣,要求讀者解碼能力也相對提高。
綜合這六位作家的文正本看,除了舞鶴之外,共同使用的比方式為「A像B」的明喻式,而舞鶴使用最多的是借喻,其標志為只有喻體的「B」
索緒爾將說話佈局的內部關係分為組合關係(或譯為聯想關係)(associative relations)和聚合關係(或譯為句段關係)(sytagmatic relations),這是說話系統的兩大支柱翻譯組合關係是指由心理聯想組成的荟萃,其實不限於把呈現某種共同點的要素拉在一路,還包括在每一個場合把要素聯繫在一起的各種關係的性質,有多少種關係,就有多少聯想系列。詞語和詞語之間的組合,要相符語法規則,也要受語義內容和邏輯範圍的制約,沒有肯定的按次,也沒有必然的數目。
比喻式是按照「A與B」事物之間的類似點,用「B」事物來講明「A」事物的修辭格翻譯「A」事物是被比物,稱為本體,「B」是比方物,稱為喻體。本體、喻體、和本體與喻體之間的類似點「比方詞」,是組成比方的三個基本要素。比喻式分三種類型,其一為「明喻式」,本體和喻體都呈現,標識表記標幟寫法為「A像B」;其次為「暗喻式」,標記法為「A是B」,這個「B」有時不用比方詞而採取意念性構造,使比方關係不明明;第三是「借喻式」,這時候本體和比方詞都不呈現,只有喻體呈現,標志為「B」。

摘要


俄國形構主義派有一套文學語言的理論:



文章出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k5689107/post/1272460847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公司02-77260931

    文章標籤

    翻譯社

    全站熱搜

    annievd8f52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