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文翻譯 

 
福智怪譚之二十三 : 佛制誰不得與落發須眉同廟止?
是不是有那一部經論可以依循翻譯


煩請參閱拙作:
整體一向援用藏傳的前例,也是有在家人領導教派,也有師兄提到有一位 大阿克(所有法的頂嚴)一向要傳法給上師,鄙人對藏傳釋教不認識,請問您知道這位盛德是誰嗎?

您試想;貴集團會在藏系師長眼前自曝己短嗎?貴集團的輔導人女白衣許可嗎?至於每一年福智仍然迎請格魯三大法座前來祈願法會傳法,福智據此傳播鼓吹是藏系師長對福團的承許。一個現象各自解讀,我可以說是藏系師長不棄捨有情,悲憫眾生所以應允,福智可以诠釋為這是藏系師長對金夢蓉的承許。這也就是法王從2008年回應華人請法團至本年炎天梵因法師等人到北印拉達克在法王座下請益的影音檔內容,福智仍然固執的诠釋為「法王沒有不承許金夢蓉」,可是世人也要請問福智:法王有正面肯定的承許金夢蓉嗎?沒有吧。法王只能依教法所言,叮囑各位要「觀察」。
→我和您一樣都「不懂戒律」,可是我相信佛陀的教言,所以我願意依循佛制來揀擇是與非。而不像貴整體的釋如得,在三立電視頻道54新概念節目中回應主持人的發問時所言「誰說女在家人不克不及領眾?外面那些人所援用的那些經典都是偽經,誰都可以造一部經。」是不是偽經,毫不是福智和釋如得說的算,有大藏經可茲查考,真相其實不複雜,您說是嗎?
→欠好意思,我雖對藏傳釋教很有愛好,然則不清楚貴整體所謂的「大阿克」所指為何?沒聽過藏系寺院有此執事,所以無從申明,迎接您問清晰後再告知我,我也很想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翻譯
 
台灣俗語說「開飯店不怕人客食」,寫部落格固然不怕有人來「叫版」,有個福智人非常客氣,問了幾個問題,說是和天成翻譯公司相互商討翻譯天成翻譯公司很接待這種良性互動,所以除在留言處回應,也po成單篇,以供批評。
 
這篇回應有點長,感謝您耐煩看完。祝吉祥!


福智怪譚之二十六 : 釋教法滅之相,落發和尚做居士的門徒
與整體師兄的對談中,說起了天然法師對整體的質疑,但仿佛有點導向了漢傳與藏傳之間的不睬解。暗示落於門戶之見了,望請指教 交換,感謝翻譯
看可否從中商討出什麼翻譯言語上如有獲咎,還請諒解。
 

福智怪譚之六十八 : 福團飛鴻答客問




哪部經典或戒律規定白衣女眾不行領僧?煩請您點閱拙作兩篇(如下保持)內有我詳細論述。你我都是在家人,落發眾的《沙彌律儀》、比丘比丘尼的《具足戒》,在家人是弗成閱覽的,饒是如斯,照樣可以從《四分律》、《五分律》、《南山律在家備覽》得知白衣女眾領僧是佛制所不准。

→關於漢傳的部分,不但當世未見女白衣領僧,以時間縱軸往上搜尋,各朝各代也無此異狀,所以這部份我想天成翻譯公司就不再贅言。

鄙人不懂戒律,請問佛制的那一條戒律規定不克不及這樣?
他不知道什麼是白衣,雖然後來有推敲出來是什麼意思翻譯
於漢傳釋教中,鄙人也確切不曾看過有阿誰道場是女白衣領男僧團的,也看到一些漢傳法師發聲這是有過患,毀佛知見的。但今朝還未看到有藏傳的師長出來指出,這是不如法的翻譯只有看過法王說先將上師看成法友,先觀測是不是具德相。
→沒必要客套,旁邊能夠對團體現況起疑情,翻譯公司天成翻譯公司互相切磋,好事一樁


 
在下與很資深的學長談論,真得遇見您之前所說的案例,
您好:
我其實很想請問福智的廣論班學員;您是怎麼觀察金夢蓉的?您有什麼管道能觀察她呢?不瞞您說,天成翻譯公司在福智浸淫多年,也受過培訓,深知廣論研討班的運作模式,基層學員所接收到的金夢蓉事蹟都是高層傳遞下來,層層演繹加油添醋,班長副班長以如簧之舌極力讚揚,這種篩選過的資訊能算得上是「觀察」嗎?就算雀屏中選得以飛去P島參加營隊「親睹上師容顏」,幾天的營隊雖得以眺望高據法座的金夢蓉,請問又能察看到什麼?再怎麼白癡的人都知道在阿誰場合要以最好的一面示人吧。所以法王才叫我們調查一個人是不是具格為上師要12年。

→以天成翻譯公司的了解,若說天然法師對貴整體的斧正是「門戶之見」,未免太小視天然法師,天然法師的門庭雖不若貴整體之昌大,但法師之學養絕對在貴整體落發眾之上,古語云「禮失求諸野」,莫道廟小則師言微,天然法師指陳貴集團之弊,實乃護佛陀教法之心切,若非如此,誰願多管旁家事,招惹貴整體圍攻?您也許不知道,對貴整體愛深責切的教界法師非僅天然法師一人罷了,只是在貴整體的「三不」政策下,您無緣得聞。

 

【為了不漏掉來客提問,所以把來文全文複製貼上,再逐條回覆,藍字為來客發問,橘色字體是我所答】



→如同拙作所言,很多學員是一張白紙進入貴團體,所以即使資深,但是對學佛行誼及佛教名相一無所悉,言談之間均是鸚鵡學舌一些空泛詞彙,看似很有見識,實則只是外相,所以不知「白衣」所指為何,也就不足為奇。
關於釋如得在電視節目上所舉的例子,用以證成金夢蓉向導僧團無過,個中錯謬甚多,用來唬弄門外漢及「慰安」福智人還堪可用,若說要讓教界中人佩服,實屬笑話,我估計寫一篇部落格文駁正,今朝正蒐集資料中翻譯

關於藏傳的部份,閣下所言「目前還未看到有藏傳的師長出來指出,這是不如法的」此屬實情。藏傳佛教的特點是極為重視法脈及傳承,平心而論,福智僧團並非某一藏傳釋教派下道場,福智以弘傳格魯派宗大師教法為名,廣招有情學習《廣論》,但是福智並不隸屬格魯三大寺,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所以藏傳佛教(尤其是格魯派下的道場)的師長怎會對福智現況提出糾正?更何況語言隔膜距離遙遠,若是福智不「據實以報」,法王及藏系師長很難有所出力。
與您及集體師兄對談時,在下都有心站在對峙面與之切磋翻譯




來自: http://blog.sina.com.tw/lin_p3/article.php?entryid=636916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公司02-77260931

    文章標籤

    翻譯社

    全站熱搜

    annievd8f52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