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筆譯社

〈歷史與時候──文字魔力 翻譯另外一面〉
『或謂:「天道無親,常與善人。」若伯夷、叔齊,可謂善人者,非邪?積仁絜行如斯而餓死 翻譯社且七十子之徒,仲尼獨薦顏淵為勤學,然回也屢空,糟穅不厭,而卒蚤夭。天之報施善人,其何如哉!盜跖日殺不辜,肝人之肉,窮凶極惡,聚黨數千人,橫行全國,竟以壽終,是遵何德哉?此其尤大明白昭彰者也。若至近世,品行不軌,專犯諱諱,而終身逸樂富厚,累世不停。或擇地而蹈之,時然後出言,行不由徑,非公道不勤苦,而遇禍災者,不計其數也。余甚惑焉。儻所謂天道,是邪非邪?』
圖片:


  

  司馬遷透過了文字,轉達給後世些什麼,千百年以後,我們感觸感染了司馬遷的史情筆意,這種存在,源於文字 翻譯功用,更在於司馬遷對文字的信賴,託諸空言,不如見之於行事,而其深切著明者,仍然是文字。

  「不朽」,是相對於有限生命的一種無窮,它可能因為時候而湮沒,但也可能因時間而撒佈,一世二世至於萬世,而在文字 翻譯加持之下,時候呈現了意義,這個意義即是歷史,《文心雕龍》說得好:「開闢草昧,歲紀緜邈,居今視古,其載籍乎!」(〈史傳〉),文字-時候-歷史的形成概念,亦由此觀。孟子說孔子寫春秋,亂臣賊子懼,《穀梁傳》也說年齡:「一字之褒寵,寵踰華袞之贈;片言之貶,辱過巿朝之撻」,時候經過文字的切入,與人文世界產生呼應,這類文字時間觀,歐陽脩在《新五代史》繼續發揮,又有「攻」「伐」「討」「征」「攻」「克」「降」「附」之分,對此書法義例,趙翼《廿二史札記》甚至有專篇討論(卷二十一〈歐公書法謹慎〉)。史乘成,而人懼之惡之,緣由安在?歷史透過文字出現,產生了義例書法,歷史因為文字 翻譯關係,有了道德式的評判,彰善惡、評是非、論功過,文字魔力加諸於歷史,歷史恆久遠,文字永傳播,人情史意,正在此焉 翻譯社



  小我興感的擴大,對天人之際作出省思,人 翻譯自處、生命的難處,在善/不善/非命/壽終 翻譯兩難裡,反映了人生的窘境,這類窘境是當下、也是歷史。
二00六年三月十七日


  以著作託諸己志,述往事,思來者,究天人之際,成一家之言,文字的魔力,它的時候性,文字產生文化,文史、文化與人文,文字的時候觀,正在這裡阿!
『古者富貴而名摩滅,不行勝記,唯俶儻特別很是之人稱焉。蓋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戹而作《春秋》;屈原流放,乃賦《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腳,《兵書》修列;不韋遷蜀,世傳《呂覽》;韓非囚秦,《說難》、《孤憤》。《詩》三百篇,大氐賢聖勤苦之所為作也。。->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這人皆意有所鬱結,不得通其道,故述舊事,思來者。及如左丘明無目,孫子斷足,終弗成用,退論書策以舒其憤,思垂空文以自見。』
  魔力,固源於「名教」的神聖、文字的信仰,另方面,也是有感於生命的不可追回,念六合之悠悠,欲記念之、延續之、傳播之,你想表達 翻譯,藉此抒發,你想追回的,以此興懷,你與後世對話,後世由而浏覽,言志或是載道,於是產生「不朽」。儘管如斯,我們還是要反問:要紀念、要搞東搞西的,為什麼不藉由其它體例,而偏偏選擇文字呢?時間在文字魔力 翻譯摧情之下,又反應了什麼?畢竟仍是選擇了文字,緣由安在?
  司馬遷〈報任安書〉說得好:



《文心雕龍》:「開闢草昧,歲紀緜邈,居今視古,其載籍乎!」

  我在〈文字的魔力-祭鱷魚文〉曾援用胡適 翻譯文章,胡適說:「「名教」即是崇敬寫的文字的宗教,即是信仰寫的字有神力,有魔力 翻譯宗教」,文字的功用,不止是溝通,還可以祈福消災,更可用作謾罵,文字產生文化,文字的魔方,由此可見 翻譯社
  文字的魔力,非一時,非一地,亦不但於驅鱷魚、趕蝗蟲罷了,文字魔力的另一面,就是它 翻譯時候性,文字與時候的關係,正該由此切入 翻譯社生命是有限的,經過符號 翻譯建構,呈現了歷史,在時間長河裡,往上追溯或是平行延長,幾至無限,從有限到無限,從曩昔到此刻,文字與時候產生接觸,文字在時候裡延長,時候任由文字作主,文字的時候性、文字背後的意義,建功立言立德、或是史乘載籍,如斯各種,我們叫它「不朽」。
  時間,我們都知道什麼是時候,秒、分、時、天、月、年、紀,是我們賜與時候 翻譯單元,可是時候是動 翻譯,並非固定,時候流逝,弗成追回,在曩昔將來之間,我們容身當下,關於當下,孔夫子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時候一分秒地曩昔,歷史就一滴點地積累,當你看到這行字時,方才看的已經曩昔,由此可知,當下云云,其實也是不精準的說法 翻譯社當下是如今,轉眼又成曩昔,這就是歷史,儘管人活在如今,可是倒是歷史的 翻譯社生命不息流逝,我們會長大、會衰老,時候 翻譯不可把握、生命 翻譯驛動不安,套句莊子的話,就是「無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另方面,生命又形成歷史,讓我們感觸感染到存在,生命至此,出發點就是終點,繞了一圈,是懷古,也是傷今,是當下,卻又詮釋了曩昔,「後知視今,亦猶今之視昔」,在時候裡感受到生命,生命呼應了歷史,完成了我們對自身的熟悉 翻譯社

  書法義例,在現今看來,或許囉嗦,我們無妨思慮文字時候觀 翻譯另個面相:看到花開花落,想起了朱顏白髮,看著日升月沉,才理解理睬春去秋來,歷史作為一種人辭意義的詮釋,在於符號的建構,而符號經由時候的撒佈,傳遞了生命 翻譯延續,前人的俯仰歌哭、離合悲歡,甚至於風土民風文物典章,藉由文字的傳承,透過讀者本身生命的觀照,於是我們進了歷史,歷史 翻譯存在,正傳染我們對當下的認知,流轉於文字宇宙,抒感生命性靈,淋漓暢快、又或是哀怨流蕩,存諸記載,滄桑滿紙,司馬遷上下古今,進入歷史後,藉由文字在〈伯夷叔齊列傳〉發出感嘆:



  文字崇拜的思惟史,固然不但於此,它 翻譯另個面相,是文字與時候的關係,文字作為一種符號情勢,切入天然時候而塑造的人文世界,也恰是一種文字的魔力 翻譯社


引用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8y388253/post/1266234991有關翻譯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社

    文章標籤

    翻譯社

    全站熱搜

    annievd8f52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