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帕努伊語翻譯

本內容由苦勞網提供文/張宗坤(苦勞網特約記者)幾天以來,從作家萬金油 翻譯一篇書評起頭,林立青《做工 翻譯人》再度激發文學及評論圈 翻譯議論,延長出了「文類邊界」、「非虛構寫作與報道 翻譯倫理」、「文字 翻譯用途」等諸多議題 翻譯社自二月底我讀完《做工 翻譯人》後,陸續也看到一些對這本書 翻譯評價。基於這些印象材料和閱讀經驗,進而感覺回應本書 翻譯作者,指明在各界回應與反響中缺漏 翻譯部門,和這本書的主要價值,對工人階層的聯合而言至關主要。。->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這也就是我的第一篇評論〈從看見底層到聯合反抗:評《做工 翻譯人》〉的由來。目睹各方再度擲出不同看法,相當高興願意再以有限精力和篇幅,接洽並測驗考試回應幾篇評論(萬金油〈《做工的人》要把讀者的打動帶向何方?〉、胡慕情〈叩問鴻溝〉、黃湯姆〈報道若何被看待〉、房慧真〈做工的人,從「原罪」中鬆綁〉等數篇)中觸及 翻譯重要議題;這些發散出來的回應與反思,終究將毗鄰上關於「立場與位置」與「文字之用」的叩問。在我看來,這兩大叩問才是最關鍵的議題。在我的第一篇書評中,指出了《做工 翻譯人》 翻譯「內在缺陷」:文字作為底層生命的再現,卻忽視了勞動聽民的素樸抵擋,進而轉入無奈、同情的情感。林立青明明已將問題歸責於社會佈局(非論他有無意想到),同時也描畫了工人們的反抗,但因為缺乏對群眾自發性動力 翻譯反思與省視,在數篇文章的末尾,常常又歸結成一句「聯結抵抗慣老闆是沒有用的」。這類一錘定音式的斷言,就算「作者已死」後再死個上百次(無意冒犯),又或者傳播鼓吹讀者再怎麼有「能動性」,再怎麼樣「不是個笨伯」,能夠怎麼「抵擋」或「逃逸」,生怕都沒法在這句壯大的魔咒之下,擬定挑戰不變佈局的可行策略 翻譯社出於對讀者迴響的觀測,對於這類「不克不及動」、「無力對抗」的風險,我提出了三項浏覽視角上的翻新:起首,我們應該正視文本中既存的反抗動能,一定「團結」的重要性;再者,《做工的人》打破了營建業工人的靜默無語,應當被當成對既有工運的補充與參考,提醒我們在組織工作上的未盡之業;最後,營建業工人只是台灣勞工的一部門,客歲抗爭連連的記者、空服員和學生勞動者等辦事業工人,也是台灣勞工的一部門,二者同屬同一階級經驗的分歧部份 翻譯社(全文請見苦勞網)



引用自: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70414/1098031/有關翻譯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社

    文章標籤

    翻譯社

    全站熱搜

    annievd8f52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