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這位《巨流河》的作者最後說,她已在台灣生涯好久,往後生生世世也會在台灣糊口好久。她但願所謂本省外省的界限,能愈來愈淡,大家一路面臨將來的台灣,但願在歷史上,台灣是被愛好、被尊敬的名字。

 

齊邦媛說,昔時老蔣曾在陽明山刻下石碑,「退此一步便無死所」,台灣就是最後容身、奮鬥的地方,她的家族已真正在台灣落戶,她的父母親都埋在淡水山上,將來她也會埋葬在那裡,她三個兒子娶的三個媳婦,滿是台灣人翻譯

 

──「這麼可愛的話,不要自己糟蹋了!」

前立委康寧祥回想錄《台灣,打拚》辦新書揭橥會。「老康」是台灣民主活動的前驅,分緣又好,那天台北市福華文教會館的出色堂座無虛席。致詞的賓客如前行政 院長游錫堃等人,首要仍在回顧自「黨外」以來他們奮鬥的歷史,乃至《台灣,打拚》也是5、六十年月的語彙。獨一講話有「前瞻性」的是齊邦媛。

李安說,這幾年他對台灣的「亂」有些憂慮,對當局和政黨開始不太相信,怕他們把台灣這麼好的人性,這類天然成長的活力消磨掉,陷入惡性循環轉不出來翻譯

2013/11/22,康寧祥發表其回想錄,隔天這則新聞仿佛沒有泛起在中國時報與結合報上,其時齊邦媛也出席了頒發會,自由時報對她的話給了不少報道(在台已五代 齊邦媛盼台灣被愛好、尊重),相當有趣,摘錄以下:

 

康寧祥說「台灣竟然還有人稱齊邦媛是流亡作家,其實應當感應慚愧。」,李敏勇,你這個國度文藝獎得主的字典中是不是貧乏「忸捏」這兩個字?

她說,康寧祥與她父親前立委齊世英年紀相差四十歲,但先生很重視他,成了同夥,老康三天兩端往齊家跑,「我媽媽燒菜做飯,他們在一起聊天」。

盼本省外省界限 能愈來愈淡

〔自由時報記者陳慧萍/台北報道〕知名文學家齊邦媛昨天出席前國安會秘書長康寧祥回憶錄發表會默示,她家來到台灣已第五代,真正在台灣落戶,不但怙恃親都埋骨在淡水山上,將來她也會埋在那裡,不會再回遼寧;大陸都稱她是台灣作家,希望台灣的一些人「不要再說我是亡命作家!」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3/12/20

 

在這則新聞見報後,也許是齊邦媛父親前立委齊世英過去的一些行為「感動」了一些讀者吧,紛纭投書透露表現她不是外人並且認同台灣,連結合報的張作錦(龔濟)也被打動到,還寫下了「感時篇/聽齊邦媛和李安「談政治」」,至於過去那些批評齊邦媛的人是不是會改觀呢?至少自由時報有很多肯定的聲音,真不輕易。

齊邦媛說,外省人退敗、落難到台灣後第五年,她父親就被國民黨解雇,脫離國民黨後,致力於兩黨政治,激勸台灣人組黨,不要讓國民黨一黨專政;外省人對於台灣的民主化,並非全無進獻翻譯

 

感時篇/聽齊邦媛和李安「談政治」【結合報╱張作錦】        2013.12.05 04:27 am

在媒體,瑣碎無聊,孤陋寡聞,越來越窄化閱聽人的氣量氣度與眼界翻譯更有甚者,他們或譁眾取寵,或顛倒黑白,既不能使躁亂的台灣沉著下來,反而潑油救火,使社會加倍撕裂。

 

台灣社會應愛護保重齊邦媛和李安的發言,「這麼可愛的話,不要本身摧殘浪費蹂躏了!」

「外省人對台灣的民主化,並非全無進獻翻譯

原為國民黨籍的齊世英,一向致力於兩黨政治,鼓勵台灣人組黨,不要讓國民黨一黨專政。

齊邦媛說,她家到台灣已經是第五代,三個兒子娶了三位台灣媳婦。不但她怙恃親埋骨淡水山上,她百年後也要葬在那裡,真正在台灣「落戶」,不會再回遼寧了。

固然李敏勇拗很大,可惜這堆文字掩飾不了他過去的嘴臉,李敏勇翻譯公司三年前不是說「當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正記憶著《大江大海》、《巨流河》」?當齊邦媛父親的曩昔終於打動了李敏勇後,又開始鬼扯「在嚴厲的意義上,有哪一名真摯的台灣詩人、哪位竭誠的台灣作家不在亡命之中?」,你怎麼「功虧一簣」漏了「亡命在台灣的中國人」這句話?你怎麼不為把她排外報歉?翻譯公司就是不把她當「台灣作家」?

齊邦媛很可憐,進展別人把她當「台灣作家」且「不要再說我是亡命作家!」畢竟不可得,李敏勇就是矢口不移妳是「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且「亡命之中」,怎麼辦?

2013/12/05 聯合報】@ http://udn.com/

 

寧祥則回想,他當選市議員後不久,經郭雨新介紹與齊世英結識,一九七三年他進入立法院後,常常向人稱「鐵老」的齊世英請教,齊告知他,要領會這個政權在想 什麼,應從國家預算分派入手,如果錢都用在「反撲大陸」,就是外來政權的做法;後來他在立法院十四年,都在預算委員會問政,就是齊世英教他的。

 

 

 

 

 

 

談此之前,我認為今朝台灣社會對於省籍情結、本省外省之爭愈來愈不嚴重,所以並非我批判重點翻譯寫下這段文字的最大目標是讓各界看看一位國度文藝獎得主的嘴臉,看看他若何從充滿不屑到唾面自乾翻譯

連父親過去都搬出來也沒有效,連康寧祥講話也沒有用,連「不但怙恃親都埋骨在淡水山上,未來她也會埋在那裡」這話也沒有用,連「她三個兒子娶的三個媳婦,滿是台灣人」照樣沒用

 

 

這段文章應當已經很清晰了,李敏勇認為齊邦媛是「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李敏勇認為《巨流河》是「亡命意識」無疑,而且從上下文看來,李對齊的立場很負面。

 

 

康寧祥說,民國六十四年,他擔負立委問政三年後出了第一本書,齊世英就幫他寫序;六十八年「高雄事務」發生後,齊世英還向「大陸老賊」伴侶們借錢,去扶助受難者眷屬,其時是蔣經國最有權勢的時刻,這類人去哪裡找?台灣居然還有人稱齊邦媛是亡命作家,其實應該感應慚愧

高齡九十歲的齊邦媛,昨天精力奕奕出席康寧祥回想錄頒發會。她說,康寧祥與她的父親、前立委齊世英,兩人年齡相距四十歲,但有跨越十年的友情,昔時康寧祥常到她家吃飯,與她家有深摯的家庭關係,這對「台灣人」與「外省人」的關係,別具意義。

「將來的台灣」,多麼令人肅然而心動的名詞!

 

 

有人認為,今天台灣的亂源根基上仍在藍綠匹敵和族群隔閡,那就來聽聽另外一位文學家齊邦媛教授的話。

 

 

在台已五代 齊邦媛盼台灣被喜愛、尊敬

她有點感傷:「我還能流亡到哪裡呢?」

齊邦媛直言,大陸稱她是「台灣作家」,她無奈,但請台灣一些人「不要再說天成翻譯社是流亡作家」。他說,台灣人好,處所好,「但政治、媒體不太好翻譯」台下掌聲雷動,默示強烈認同翻譯

導演李何在高雄中山大學與詩人余光中對談,屢次提到他對台灣社會的憂心。

幾年前,龍應台《大江大海》一書大紅,後來齊邦媛寫了《巨流河》一書,也遭到相當水平的注視,我並沒有看過《巨流河》,不知道為什麼有人看了會產生極大的不滿。2010/08/14李敏勇在自由時報不能遺忘的歷史一文寫道:

齊邦媛說,她沒有健忘大陸的故鄉,但她在台灣發展更久,往後生生世世,也會在台灣生活更久,她但願台灣本省外省的界線,可以或許越來越淡,大師一起面臨未來的台灣;她常說「天助台灣」,希望在歷史上,台灣是被愛好、被尊敬的名字翻譯

《被出賣的台灣》是怎麼造成的?吳汙流的《亞細亞孤兒》、鍾理和的《白薯的悲哀》可以或許不知道嗎?…  

當亡命在台灣的中國人,正記憶著《大江大海》、《巨流河》收拾整頓流亡意識,台灣人不克不及只顧著錢錢錢,台灣的政治人物不克不及只張揚經濟經濟經濟。

李安固然「是咱台灣人」,但如今常居好萊塢,事業且已「國際化」,偶一回台恐不免有作客的心理,說話會客套些。事實上,台灣的政治和媒體不是「不太好」,而是「太欠好」。

許多台灣作家極討厭外省人的「歷史」,若真的不喜好,最少要講出個理由,像天成翻譯社常批評一些眷村文化、大陳義胞現象就會談到(將來也許會有一個系統性的介紹翻譯而這些台灣作家的「厭惡」,卻沒有任何來由,只因為他們認為她他們是「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就從齊邦媛談起吧翻譯

自由時報有網友Ming Sung Tung扣問「Please let us know who and when 稱齊邦媛是流亡作家?」,天成翻譯社在此義務替恢弘台灣人掃盲兼解惑,稱齊邦媛是亡命作家的就是李敏勇。

 

李安愛護保重台灣,「這麼可愛的處所,不要自己糟踐了!」

 

 

她家來到台灣已第五代,真正在台灣落戶,不但怙恃親都埋骨在淡水山上,未來她也會埋在那裡,不會再回遼寧;大陸都稱她是台灣作家,進展台灣的一些人「不要再說我是流亡作家!

大要是感受到臉上無光,陳水扁賞的國家文藝獎得主李敏勇寫了兩篇文流亡的意義歸屬或漂流亡命的意義說齊邦媛父親「使人動容」,最後東拉西扯,說「在文學範疇的詩人、作家,經常在實際中亡命。戰前被日本殖民,戰後被國民黨中國殖民的台灣,在嚴肅的意義上,有哪一名竭誠的台灣詩人、哪位竭誠的台灣作家不在亡命當中?!

若是他們對政治成心見,會放在作品中,以藝術的情勢來呈現。

術業有專攻,文學家不太談政治。若是他們自己披掛上陣,直言政治,大概政治已相當不堪。

康寧祥說,民國六十四年,他擔任立委問政三年後出了第一本書,齊世英就幫他寫序;六十八年「高雄事件」産生後,齊世英還向「大陸老賊」朋友們借錢,去輔助受難者家屬,那時是蔣經國最有權勢的時辰,這種人去哪裡找?台灣竟然還有人稱齊邦媛是流亡作家,其實應該感應忸捏。

 

富蘭克林說「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天成翻譯社的祖國」,對他而言,只要到了有自由的處所就可以把那當做「故國」翻譯李敏勇紛歧樣,他始終「亡命之中」,而不管他自我感受如何,又認為他人「流亡當中」。最奇異的是,幾年前不屑「當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正記憶著《大江大海》、《巨流河》清算流亡意識」,而今有臉說「文化界的醒悟與反思,比什麼都主要!」,你的覺醒與反思在哪?

在政治,假民主之名行鬥爭之實,如執政和在野兩黨國會負責人,聯手關說司法案件,不僅自己沒事,反而要「審判」和「處罰」查看總長,上至總統下至庶民都束手無策。類此之事,已非一樁,早已使社會公義、法令軌制和國家政策,都銷蝕殆盡翻譯

看來,國度文藝獎還真偉大,說妳是什麼就是什麼,「亡命作家」這話恐怕只要李敏勇這類人存在於台灣社會,齊邦媛永久都會聽到吧!

 



引用自: http://blog.udn.com/blackjack/10022111有關翻譯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

    annievd8f52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