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證全說話講授觀對「閱讀預備度(Reading Readiness)」的觀點,也分歧於傳統的語文講授法。對於幼兒的浏覽豫備度,傳統的觀念較強調技能取向(skill-based)的能力成長,傾向幼兒發音、注音符號、國字、語法等的熟練度和正確度。而全語言教授教養觀則以理解取向(comprehension)來解讀幼兒的閱讀豫備度,進修活動強調幫忙幼兒與故事內容互動,進而理解說話的溝通功能,而不是說話技能的進修和演習翻譯這類由整體到局部的說話學習,是建基於建構主義的進修觀,主張幼兒是藉由主動參與閱讀及寫作的具體實境,透過與說話互動天然成長出讀寫的能力。
除心理說話學的衝擊,社會說話學家也對全語言概念有要害性的影響。社會說話學家,一如其字面上的意義,是專門在採究說話的社會晤向,也可說是採究說話之口頭和書面情勢在利用時的社會情境的專家。要瞭解說話與思惟之間的關係,應有一個根基信心:若是我們沒有理解「說話使用者的溝通意圖」,我們就沒法認識語言所衍生的意涵( Feldman,1980, p﹒72)翻譯因此,我們必需要看語言發生時的社會因素,才可能檢視該語言的溝通意圖。
2.就心理說話學和社會說話學兩方面之評論辯論。

2、何謂全說話

B.Kenneth Goodman本人的說法(What’s whole about whole language):
廣義而言,全說話並非一種語言講授法,而是一種教育哲學觀,其主張的天然進修概念可遠溯自盧梭、裴斯塔洛齊和福祿貝爾的教育思惟。盧梭順於天然的教育幻想,以兒童為本位,強調幼兒的感官和實物經驗;裴斯塔洛齊認為教育的目標,在使人類的各項能力得到自然循序的平衡成長,主張教育應應用感官,直接與現實事物接觸,而取得直接的經驗;福祿貝爾主張教育的功能在於展開先天的能力,教育是一段自內向外開展的歷程,幼稚園的首要目標即是引導幼兒的發展,讓幼兒藉著遊戲、進修、與手工創作等自天成翻譯公司舉止,成長內涵的賦性與潛能翻譯
教育學者和其他的專業人員一樣,絡續地在該範疇發展專門術語來描述其專業翻譯最近,幼教教員也從一些研究陳說上看到一些他們不甚熟習的名詞,例如「心理說話學」(psychohnguistics)、「社會說話學」(sociolinguMics)、和「讀寫萌發」(emergent literacy),其中聽聞或閱讀到的另外一個新興熱門名詞就是「全說話」 (Whole Language),它是從大量說話自然學得歷程,及說話成長的研究陳訴及觀測,所綜合積累的一種教授教養理念。
而在近代有關語文發展的研究根蒂根基方面,全語言的概念除了源自於讀寫萌發的研究,而且參照了社會說話學家、心理說話學家、和兒童讀寫成長和教育的研究者所配合積累的研究發現翻譯社會說話學探究口頭語言或書面語言運用的社會情境,著重於從社會情境中瞭解語言應用者的溝通意圖翻譯而按照心理說話學的概念,浏覽不是一個字一個字的的解碼進程,而是一種心理說話的猜測遊戲,讀者參照其對於訊息的預測和語言應用的知識,同時運用字形、句法、和語意的線索以建構文字的意義翻譯


d.全語勉勵學習者為了自己的目標,使用各種形式的說話和文字,並且能勇於冒險測驗考試翻譯
a.溝通的需求是說話進修的出發點;幼兒是透過與方圓親人的互動過程天然地習得口頭說話。(語言發展的研究發現)

b.全語強調對說話、學習者及教師的尊重。
全說話又稱整體說話,嚴格來講,它不是一種教學法,它是一種觀念、一種態度、也是一套有關幼兒如何進修的信心翻譯全說話講授觀不管在理論上或什物操作上,都有很紮實的學理根蒂根基,這些支持的理論來自於語言學、語言發展、社會語言學、人類學心理學和教育學等方面的研究,因此全說話講授觀是一種逐步成長,天然積累的講授觀念,而且它也不是單純的根據某一家的學說而成的,是綜合各相幹領域多年的研究成果,所成長出來的一套完全的教學觀。
b.兒童可以在一個文字豐碩的環境中,自然地習得書面語言(即文字系統;讀寫萌發的研究發現)
a.全語的學習指的是一個「完全的進修者」在一個「完全的情境」中進修「完全的說話」。

全說話的發展係來自『心理語言學』、『社會說話學』、『讀寫萌生』,以及專門探討兒童說話成長的教育學者們的研究發現,所綜合成的一種觀念,繼而將它引介到教育實務界。Auckerman(1984)就曾講述過有關教誨初學浏覽者的165種教授教養方式及系統。而大量切磋最好的浏覽講授法的研究申報,效果卻相互衝突(Chall,1967;Andenon,ieben,Scon,&Wilkinson翻譯社1984;Delacoto,1959;Durkin,1970;Fesch翻譯社l955)翻譯是以教育界於是質疑,全語言是否又是另外一種教訓兒童浏覽的方式翻譯
因此,全語言並非一種講授方法,而是一種觀點,一種與心理說話學對浏覽歷程見地符合合的「浏覽教授教養觀」。它不是一套教材,不是一系列冊本,不是一種經驗,也不是一種實務翻譯正如 Altwerger, Edelsky和 Flores等人(1987)所指:「它必然會走向實務界,但它自己並非實務」(p﹒145)。有「全說話」概念的先生會在其教學實務上運用很多方式,諸如:在教室中供應大量的幼兒文學讀物,締造一個書寫區;在課程計畫時,採取單位主題。
c.學習的核心是真實的言語(speech)及語文事件的「意義」不是語言自己翻譯
(一)定義
跟著浏覽歷程研究所帶來的新訊息,其他教育學者和心理說話學者,也建構了他們本身對閱讀歷程的研究,這些研究不但證實了古得曼的原始研究,更將其發揚光大(Clay,1992; Ferreiro1986; Y﹒Goodman,1986;Harste,Woodward,﹠Burke,1984;Taylor,1983)。很多先生得知了這項新資訊後,便起頭重組教室,並憑據心理說話學對浏覽歷程的見解,來放置浏覽課程(K﹒S﹒Goodman,1986;Henke,1988;Hittleman,1988)。為了供應對浏覽者成心義的浏覽教材及教學,研究者發現,教材必需是「整體的、周全的」,以及必須包括對個體有意義的「語言」,全語言的概念因此產生。
C.說話進修理論:
e.全語接管並且激勵口頭及書面說話所能達成的各種功能。

為了讓大家領會全說話其實不只是另外一種教授教養方式,天成翻譯公司們有需要檢視『心理說話學』對浏覽歷程的觀念翻譯1968年,古得曼(Kenneth Goodman)在他的書中揭橥了『古得曼浏覽模式』(the Goodmm Model of Reading):『浏覽歷程之心理說話本質』。古得曼的研究目標,並非在探究閱讀講授方法,它主要的重點,是從心理語言學的觀點,來看浏覽的歷程,也可說是描述個體的思惟(心理學)與說話(語言學)被應用在浏覽行為上的的聯系關系。「古得曼浏覽模式」指出,「浏覽」並非一個字母接一個字母、或一字接一字的逐字編碼進程,而是一種「心理說話的猜想遊戲」--間讀者天然地按照文字上的字形字音、(graphophonic)、語法( syntactic)、和語意( semantic)等線索,來建構文章的意義,從讀者對該文字所要轉達訊息的預期,和從說話如何發生感化的常識來推想,讀者選擇性地抓取文字,並同時應用這三種線索系統,最後建構詞句的意義。
綜合近代有關語文成長的研究顯示,兒童進修語言是成長式的,他們在富厚的語文環境中,常自然地進行談話、閱讀、和書寫的經驗;兒童在與方圓人們談話中天然地進修措辭,從平常扳談中成長他們自己的語言規則系統;兒童在進入黉舍接受正式的識字教授教養之前即已在平常生活中起頭浏覽,而若是成人過於強調孤立的字彙講授,常會阻礙兒童的浏覽進程;兒童的寫字入手下手於繪圖,兒童藉著畫圖和塗寫以溝通信息,與周遭的成人和同伴們分享和討論他們寫的字。這些研究成效亦配合構成了全說話的理念根本。註釋
對於全說話的界說,可歸納以下:
1.對行為主義及標準測驗下的語文學習產生的反省及反動
2.哲學思潮的更迭:進步主義、建構主義、讀者回應理論
3.學術界、教師集團、教育政府、出書界的反映與作法
4.主要的全語創議者:Kenneth Goodman翻譯社 Frank Smith, Jerome Harste

a.「閱讀是一個心理說話的猜謎遊戲」(心理說話學的概念)
二十世紀初,美國教育家杜威的教育概念,也影響全說話的兒童中心取向。杜威主張教育的本質就是生長,教育的歷程等于經驗繼續不斷的重新組織、組織、及構成的歷程,在兒童的生長方面應是以兒童為中間,遵照兒童的興趣與能力,培養兒童的想像力、好奇心、機智、締造力與感情,並注重「由做中學」的具體經驗。再者,心理學家皮亞傑和維高斯基強調自動進修的概念,也影響全說話的取向。皮亞傑主張常識是個體與環境的交互作用中,經過自我規律的進程,從個別內在所產生的建構;維高斯基則強調黉舍的進修進程需能經過每位兒童的內涵心智,激起兒童的成長進程。





全說話之成長歷程即可歸納如下:
B.說話理論:
1.基礎理論來源
(1)心理說話學研究的影響
b.說話是一種與他人溝通及介入社會文化的東西(社會說話學的概念)
(二)全語言的鼓起與發展
A.進修理論: 學習是個體透過與情況的互動,自動建構意義及常識的過程(建構主義、社會建構主義)


(2)社會說話學研究的影響

A.國內有分歧的翻譯:「全語言」、「全語文」、「全語」、「整體語言教育」、「全語教學」、「全語言教學」等,都是譯自Whole language一詞。
(三)全說話的理論基礎


文章出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chenliou/post/1241784694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公司02-77260931

全站熱搜

annievd8f52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